快捷搜索:  as  test

汉武帝为何如此看重甘肃酒泉非要打下来?

  刘彻于征和四年即公元前89年所下诏书对自己的一些行为公开作出检讨,后人称其为罪己诏,自己不赞成派遣士卒到遥远的轮台耕戍,自己派军攻打在轮台以东一千里的车师由于路途遥远在回来路上士兵即使缴获大量粮食,还是吃不饱,病弱的最终死亡,检讨自己没有认真分析情况派军讨伐匈奴最终失败,军人大量死亡,自己很难受。

  现在又要派遣军队到轮台戍边这是扰民劳累将士,自己不想听到这种事,大鸿胪等人又商议着企图召募囚徒去送匈奴使者,将这些人封为侯爵作为对匈奴的报复,就连五霸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况且匈奴得到汉朝的投降者后,往往提取他们,进行搜身,盘问他们所听到的事,现在边塞防御不够好。

  有的将校不注意善待士卒,士卒生活困苦,直到以后有投降者来,或是捕到敌俘,自己这才知道实情,现在最重要的是轻徭薄赋,禁止压迫民众,发展农业生产,大量养马,做好武备,希望各郡国二千石以上官员将多献畜马的良策和补充边疆士兵缺额的建议提出来,在朝廷进行对答。常年征战民众劳累,士卒困苦,要轻徭薄役,发展生产,同时注意边备。

  全文: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

  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匄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

  《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

  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忧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