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5G 手机着急也没用

  但在 9 月 26 日华为 Mate 30 的国内发布会上,这种火药味似乎格外浓烈:

  “我们已经干翻了苹果”,“我们的普通版拍照体验把别人旗舰版都干翻了。当然,他们也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是距离我们还有差距”……外号“余大嘴”的余承东继续向对手开炮。

  也是,毕竟前几天,“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之后就放飞自我的雷军,又在发布会上喊出“看我们是如何把友商按在地上摩擦的”。

  整体手机出货量下跌,持币观望的消费者都有各自的理由;而更关键的 5G,又处在一个商用前夜的特殊时期。

  因此,该不该大力推进 5G?怎么卖?卖多少钱?是所有厂商面前最重要的一道关卡。

  Mate 30 系列在5G方面的领先是实打实的,但 Mate 30 5G 版的发布却并未和 4G 版同步发售,而是一杆子支到了 11 月。

  在 9 月 27 日的国内发布会上,余承东一改慕尼黑发布会上大力宣传 5G 的作风,开始科普起了如今国内 5G 网络覆盖的一些问题。很显然,国内的 Mate 30 5G 版本,也会延后发售。

  对于延后的原因,余承东表示 Mate30 5G 版 11 月发售不是因为手机的量产或者芯片调试问题,主要是因为国内的 5G 网络建设还在优化中。

  荣耀业务部副总裁熊军民此前曾对外表示,如果只支持 NSA 的 5G,那么荣耀有可能在上半年就推出 5G 手机。

  不管口径如何,现实就是在 5G 上相对领先的华为,都没有急着大规模地出货 5G 手机。

  今年 7 月,华为推出 Mate 20 X 5G 版,是首款获得中国 5G 终端电信设备进网许可证的手机。截止完稿,这款手机在京东的评论数字为 1 万+,作为对比,Mate 20 为 40 万+。消费者反应相对也比较冷静。

  而目前京东上销量最多的 5G 手机,其实是vivo 的 IQOO 5G 版,评论数为 2.5 万+,不及 IQOO 标准版的十分之一。

  此前在接受虎嗅的专访时,vivo 副总裁胡柏山表示 vivo 在 5G 上会比较激进。而落实到产品上,就是vivo 先后推出了 IQOO Pro 5G 版和 NEX 3 两款支持 5G 的手机,前者是当时售价最低的 5G 手机(后被小米 9 超越)。

  “要想办法,到今年年底很可能3000元+以上的产品都是5G。”胡柏山在当时表示,“今年可能在 8月底 到 9 月份,北上广深的5G覆盖就相对 OK 了,那么你在这些城市销售的高价的产品就应该默认为支持5G。”

  再看看 OPPO,在国内压根就还没上线G 手机,预热中的旗舰机 Reno Ace 也是以快充为卖点。但实际上,今年 4 月份 OPPO 就已经在欧洲发布了 Reno 5G 版,OPPO副总裁、全球销售总裁吴强对于国内 5G 动作较少的策略,总结为既要争当“奥运冠军”,又要普及“全民健身”,简单来说,就是首发要抢,但也不能乱抢。

  小米也是如此,尽管今年 MWC 期间就发布了小米 MIX3 5G 版,但直到 9 月底,才在国内发布了小米 9 Pro,首轮开售备货极少,瞬间售罄。

  试想,如果消费者花大价钱买了支持 5G 的手机,又花 200 块办理了月租套餐,结果拿到手里发现并不能畅快地享受到 5G 网络。这显然和用户的期待是有落差的。这时候用户怪谁呢?怪运营商覆盖太慢?还是厂商明知不成熟还拿用户当小白鼠?

  手机和海鲜是类似的生意,就眼下来说,大规模出货 5G 手机,一是有库存积压的风险,二是无法稳定使用的 5G,会对口碑有反噬。

  Gartner 预计,明年 5G 手机将占手机总销量的6%;2023年,这一比例将提升至51%。即便消费者对 5G 手机抱有期待,眼下的厂商们也不敢“All in。”

  值得注意的是,Mate 30 系列是今年下半年的旗舰机中,唯一一款同时支持 NSA 和 SA 组网的 5G 手机。在慕尼黑的发布会上,余承东在介绍射频性能时显得尤为自信。

  “只支持 NSA 的 5G 是上一代 5G,而有的手机甚至不支持 5G。”余承东操着安徽味儿英语调侃友商。

  NSA 非独立组网,是在 4G 基站的基础上升级而来,核心网仍是 4G,因此布设快,成本低;而 SA 独立组网,则是完全按照 5G 的新标准新建基站,时延、连接数等指标上都大幅领先 NSA 组网,但代价是成本高昂,目前技术和标准仍不完善。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无论是从政策规定,还是实际性能来看,SA 组网的 5G,都会成为接下来发展的重点。

  工信部部长苗圩曾在 9 月 20 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向外界指出,“线G 性能,还得依靠独立组网的 5G 网络,而不是基于 4G 核心网上面的 NSA 这种非独立组网的产品。”

  SA 当然好,不过苗部长也表示,明年只是大规模地开始建设独立组网的 5G 网络,而不是明年就会完成过渡,言下之意,就是 NSA 和 SA 的网络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共存。实际上,为了争抢 5G 名义上的首发,美国、欧洲、韩国等国家,采取的也是 NSA 网络先行的路线。

  NSA 与 SA 之争缘起于一则政策。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 GTI2019 峰会上第一次透露,从明年 1 月 1 日起,我国将不允许NSA手机入网。也是因为“不允许 NSA 入网”的政策,导致“NSA 是假 5G”之类的言论开始在网络上被热炒,余承东也在朋友圈中发言表示:“国内同行加油,希望大家都能提供线G手机,NSA很快被淘汰,SA才是线G。”

  对此,vivo 通信研究院总经理秦飞表示,今年所有推出的 NSA 单模 5G 手机,在明后年甚至未来十年内都能正常使用;三星电子中国研究院院长张代君曾公开表示,全球已建成的45个5G商用网络都是NSA制式,还没有商用的SA网络,目前NSA的网络成熟度要远高于 SA。

  但对于搭载高通 X50 基带这一波 5G 手机来说,窗口期确实只有这不到半年的时间。

  搭载高通 X55 基带的机型到明年已经可以逐渐上市,此外联发科和三星都公布了集成基带芯片、支持双模 5G 的解决方案,后者更是已经官宣了和 vivo 的合作。明年开始,仅支持 NSA 组网的 5G 手机压力会比今天更大。

  众多 4G 旗舰中, iPhone 11 自然是其中最受关注的机型之一。尽管新 iPhone 在性能、影像、续航等方面都有明显提升,但没有 5G 依然可能会让持币观望的消费者心里打鼓。

  对于缺席 5G 的问题,库克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表示,目前来说(5G)还是有一点超前。

  他表示苹果研究了市场后发现,整个市场里面不管是基础架构了或者是芯片都还没有足够成熟,还不足以推出一个高质量的产品。5G潜力是巨大的,但是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苹果认为,仅就目前来看,相比 5G ,显然还有优先级更高的功能需要提升。

  的确,虽然 vivo 已经把 5G 手机降到了 4000 元以下,但国内 5G 的覆盖速度,显然并不 OK。

  5G使用高频段信号,信号波长短、覆盖面积小,因此基站建设密度高,需要的基站数量比4G更多,投资规模更大。

  打开联通营业厅的 App 查看覆盖范围,乍一看似乎覆盖率相当可观,但放大一看就会发现,目前布设的基站依然呈点状,还未形成大规模的网状覆盖。北京如此,二三线城市就更别说了。

  我们预测,在今年的“双十一”等出货高峰期,主力军仍会是中低端机型。尤其是现在这个节点,“买备用机过渡到 5G”的消费者尤其多,厂商会在 4G 的尾巴上再赚一笔。

  也因此,国产厂商们的性价比战争也愈演愈烈。OPPO 的 Realme,小米的红米,甚至加上三星的 A 系列,都拿出了比以往更高的产品竞争力。

  靠 4G 机器稳住出货大局,5G 手机抢位,撑起科技属性和品牌,是当下国产厂商们的核心节奏。

  对于国产厂商来说,5G 手机可以少量出货、延迟出货意思一下,也可以没人买,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慢一步,就要跑十步去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